在中央公园跑长距离

哥伦布日的前一天,纽约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秋雨。是个跑长距离的好日子!

眼看着拖了一年的纽约马拉松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跑了,今天得去跑一个三十公里的LSD。于是早上吃了一个平时不太敢吃的Dunkin Dounut的甜甜圈,买了瓶运动饮料就冒着雨去了。

很喜欢在中央公园跑长距离,因为沿着主路绕园一圈正好十公里,想轻松跑跑,就一圈,有一点多余的时间,就两圈,像我现在这样为了全马冲刺,那就三圈。不会像沿河跑一样总是选不好折返点,要么就没跑尽兴要么就不得收场。也不会像沿着操场绕圈跑一样风景经常无聊重复。不谦虚的说,中央公园的景致还是不错的,秋天尤其美,而今天的一场雨,把路上的落叶都扫了去,路边滚满了各种果子,估计园子里的浣熊要开心死了。雨后的空气,草木的味道尤其重,因为植物的多样性,有些的很清新,有些的就只想让人赶紧加速逃离了……

唯一的不好是环线上上坡接下坡,跑出来的成绩不那么好看,不过本来纽约马拉松就是世界六大马拉松里赛道最变态的一个,在中央公园里练倒是正好。

从家里走到公园,刚好热好了身,把运动饮料端正地放在路边一棵树下就开跑。中央公园的路跑大军一般是按照警察巡逻车和自行车道的规矩逆时针跑,但我却喜欢反着顺时针跑,一是觉得和骑自行车的人的方向相对,容易察觉意外情况。二是其实蛮喜欢跟同样跑长距离的人打照面的,跑一圈碰两次面,多碰上几次,就知道这也是个严肃的长距离跑者了,心里彼此点点头,有时候也会小心思计算一下,上次碰见他是在哪里,这次这么比我多跑了这么多?看不出来挺快啊。

在中央公园跑步,撞上名人的几率挺高的,虽然我脸盲,总是心里想着这是不是那什么里那谁的时候就倏地擦身而过了,但是确实经常看见有人被拦下来合影。可是要真是来跑长距离的,估计是不太想出镜的吧。比如今天跑到5公里处,碰上一个身材健硕的哥们,英姿飒爽,健步如飞。15公里左右复见,速度倒是不减,只是看到脸上的肉就明显垮了下来。于是立马也在想自己在路人眼里是怎样一副龇牙咧嘴的丑状。不过自己倒是完全不在乎,因为有Runners’ High,跑到尽兴处,不但不觉得丑,还要跟着耳机里的歌lip sync加air drum一番,得意得不行。这种一个人尽情享受自己的感觉,大概就是我几年前搬到这个举目无亲朋的地方来的原因吧。

雨天跑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游人会少一些,不会在路口经常碰到需要减速让行打乱节奏的事情,只是那些绕园的观光马车还是会超常出勤,除了落下一地的马粪,我总是相信每每在碰面时,当我看着马车上那些花了上百美元游一个免费公园,在凄风冷雨中盖着毯子闻马粪的冤大头,而冤大头在高高之上看着我这个上气不接下气浑身湿透面部表情扭曲的傻逼的时候,大概都会在对眼之时心念一句“脑子有病”吧。

长距离跑,最重要的就是补给。尽管是个不那么热的雨天,跑完一圈,还是有些疲劳,把树下的电解质饮料喝了半瓶,再跑出去立马觉得浑身轻松了很多,从心率表上看,连心跳都稳定了很多。只是这个时侯又要注意自己要克制,不能跑太快。听起来挺反直觉,确实也是跑到兴头上正觉得自己浑身是劲的时候,放慢脚步不容易,但是LSD的目的就是拉长身体所能承受的距离,因此一定要悠着点,让身体机能尽量保持一个平衡,不至于一下子用光体力,如果我的目标只是5个半小时跑完马拉松全程,那今天的目标就是四个小时跑完30公里,作为一个挑战人体极限的长距离项目,对于第一次跑全程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到达终点,之后才是追求成绩。

类似地,我原来在绕园跑的时候,在上坡时会悠着点甚至走几步,下坡的时候就会撒开了跑,因为这样的鸡贼跑法跑出来的总成绩快。现在反倒是倾向于上坡坚持跑,下坡走走,为的是保持匀速并减少下坡时对膝盖的冲击,总而言之,上坡难要咬牙坚持,因为跑上去了,对身体机能的锻炼是有效果的,而下坡容易,反倒要克制,以免乐极生悲。

尽管如此,在第二圈跑完又喝完了剩下的电解质饮料之后,在约25公里处还是“撞墙”了,第一次撞墙的感觉还是挺奇妙的。 以前跑半程马拉松虽然累,但是几乎没有觉得迈不开腿过,去年受伤之后经历了近一年的恢复训练之后,其实跑到现在身体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只是感觉无论如何也跑不起来了,真就跟“撞墙”一样了。于是开始后悔早上吃少了,又或者应该买个能量胶戴在身上的,于是又开始恨家附近Wholefoods一个超市搞什么鬼价值观判断,愣是不卖能量胶,害得我只能改跑为走。这个时侯,逆着人潮跑的又一个好处就显现出来了,不会被人从身后嗖嗖地超过去搞得很沮丧。安慰自己,加油坚持下去,缓缓就好了。于是到了26公里之后,又断续跑了起来,只是发现这时一开跑就心率上升很快,有时候都觉得是不是心率表坏掉了,明明还没跑几步呢?估计是身体极度缺乏电解质导致的吧,于是又只好跑一段走一段。

到了28公里处,刚重新攒足了劲跑了几步,发现路边有个大叔背着包站在路中间环顾四周上下,貌似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于是我经过的时候停下来问了一句,你迷路了么?

大叔呵呵一笑,没有我是在看着你腿上的这几道绷带呢,这是干嘛的?

于是我解释说这个是一种弹力绷带,我用来在长距离跑中稳定膝盖的。

有用吗?他问。

我笑笑,多少有点吧。

闲聊完几句,他说,我就出生在中央公园西南角的哥伦布环岛附近,所以我并没有迷路,但是谢谢你为我停下来,祝你好好地跑完你要跑的距离。

转过头,大概是歇足了,又或许被小小的鼓舞了,我一口气跑完了剩下的两公里,一看时间,3小时50分。 挺好。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