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别处

三年前搬来纽约,其实本来是为了以后搬去加州的,因为喜欢那里的阳光,喜欢那里的科技创业氛围,甚至喜欢那里出门就得开车的生活方式。 只是因为工作需要,加上觉得大城市对于家人来说更好适应一点,只好停靠在纽约。 三年里从来就没逮着机会去过西岸…… 谁知道对那里的向往,反倒是越发地深了。很多在西岸的朋友也都很满意自己的生活,还一再劝说我加入他们。 反观纽约,真正精彩的也就是曼哈顿岛,但是岛上的房子是无论如何也买不起的……三年来租的房子都是又小又暗,有的连洗衣机都没有,阳光都成了奢侈品,就别说什么在院子里烧烤和买车了。再加上漫长的冬天,又脏又臭又拥挤的MTA,其实不止一次地很想逃离。 谁知道上两个月倒真是有机会去那边逛了一圈,三年多之后再次去到那心心念念的地方四处转,颇有种可劲挠痒痒的感觉。 湾区 去湾区是因为参加Google IO,借此难得的机会把西岸的朋友差不多都见了见。毕业十年了,现在看起来大规模同学聚会希望渺茫,四处见见同学也算是补偿一下遗憾。 上次去加州也是飞的圣何塞,也是借住的同学家,区别在于这次去时他已经买下了三层的小楼,我也终于不用睡客厅沙发了。 整整一层的厨房加客厅的开阔,把在纽约的小公寓里窝了三年的我被震撼到失态,简直就想接着睡客厅了。 然而下到车库里,在我问他为啥还开着那台五年前撞过鹿的车时,他说,要有钱我就再买房了。后面几天在附近的商场里偶尔碰见他当地的朋友,也都是聊的是买房,跳槽,加上MachineLearning,VR这样的buzz words。 简直跟我想象的硅谷没什么两样,有些满意,却又有些失望,一种『果然这样,却又不过如此』的感觉。 以前有人跟我说不喜欢加州而喜欢纽约的多样性,我还不明白为啥,现在想来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在这里,成功只有一种定义那就是创业上市拿股票,投资只有一种去向那就是买房。火热的也就只有互联网这一个行业。 在北加晃荡几天后,又临时起意去了趟LA。 LA 同是加州,洛杉矶跟北加州真是完全不一个画风,就跟西南航空那多彩的涂装一样,这个太平洋岸边的娱乐之都比起北加州的清淡,更加地花枝招展。 就好像是把曼哈顿像摊大饼一样摊薄了铺在地上,差不多的破旧,差不多的熙攘,只是到哪里都是矮房子,去哪里都得开车。 星光大道走一走,好莱坞的地标拍一拍,哪哪儿都是游人。这种感觉,从纽约出来的我并不怀念。 于是坐上Uber一路开到海边,又是另一番风景,Venice海滩上只有三种人:玩滑板的,健身的,抽大麻的流浪汉。 加州的大麻还没有合法化,但是海滩上到处有所谓的Green Doctor收钱给你开处方好去买药用大麻,以至于当地的酒店都把这个写在旅游指引里面了。 听Snapchat的人说还挺喜欢在海滩工作的感觉的,还颇自豪地说这里是Silicon Beach,只是我可不想天天在这里跟这些流浪汉厮混。 短短两天,在我心里就把LA画了个叉叉,玩玩可以,长期生活这里实在是太不适合了。 凑巧的是没过多久,又得了机会去西雅图。 西雅图 不得不说,我挑了一个一年中西雅图最好的时候去那里。传说中一年要下八个月雨的地方,在我去的那几天里,基本上都是温度宜人的晴天。 我一直觉得,西雅图是个很有科技感的城市,有着温和甚至有点冷感的城市风格。所以Pike市场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非去不可的,反倒不如满大街的各种轨道交通令我向往,身为火车控的我这次特地费尽心思地把城里的monorail,light rail,streetcar都坐了一个遍,无比满足。 更赞的是,开会的那几天坐公交车上班,用一个叫做Trip Planner的手机APP,每次从离市中心近30 miles的地方出发,三十分钟直达市中心,公交车到站误差不超过一分钟。这个是非常厉害的,考虑到出发点的周边房价基本上是独栋house不到60万美元这个样子,西雅图的朋友们基本上是不用为通勤方便和大房子纠结了。 另外,西雅图是一个工程师之城,波音,亚马逊,微软是这个城市的主题,虽然当地的科技行业的薪水远比不上硅谷甚至还不如纽约,但是跟我聊天的Uber司机都说是亚马逊的员工推高了当地的房价。不同于纽约是华尔街银行家和律师的天下,工程师是这里的主宰,但又不同于硅谷的是,这里有没有那么多VC热钱,没那么浮躁,挺像国内的杭州的。 另外这个地方还没有州税,要知道纽约的州税和纽约市的城市税加起来可是要扣掉我超过10%的年收入啊…… 当然,因为没有体验到西雅图的雨的压抑,对它的评价就不可能全面,毕竟这是一个冲锋衣和户外鞋是必需品,又被称为斯巴鲁之乡的地方,虽然我也被它天气好时候的美景所吸引,但是一想到一年有半年的时光都只能闷在家里看雨,就有些郁闷。 归来 话说回来,这一圈游下来给了我什么收获呢? 我想是一份安定。 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我在别处的朋友们都过得那么好,而只有我在抱怨。 我总觉得自己有着各种各样的求不得,明明很喜欢车,却只能坐地铁,明明没赚几个钱,却交着很高很高的税,明明很想去创业,却只能在公司里蹉跎。 现在我想,大概不是因为纽约,甚至也不是因为北京不好,而是我自己就是这个德性。 我就是一个永远不满意永远在折腾自己的苦行僧。我想这支撑我走到了如今这么远,但是眼前这一份安定,也许能让我意识到与其向往别处,不停地搬迁,倒不如落地生根,把自己眼前的日子过好。说不定还能给家人一个更好的生活,兼着真的做成点什么有价值的事呢。 那就这样吧,那就试着认认真真地做个纽约客看看,好在,它一直很宽容我的心不在焉。

纳什维尔三日游

说起来奇怪,来了美国几年了,却从来没去过真正的美国。年初的时候心血来潮报了两站Run’n’Roll马拉松,其中的一站Nashville,就是为了体验一下正宗的美国是啥样的。 啥叫真正的美国呢? 我出发之前问一个当地的朋友:你家都有两辆车了,我要再租一辆车从机场开过去,有地方停么他?人呵呵了我一脸,我们这里随便停。 到了纳什维尔机场,提车的时候发现坑爹的Hertz租给我一辆伊兰特居然没有倒车雷达,当然后面几天发现其实这这里开车根本用不上倒车雷达。 到了之后问另几个朋友:在纳什维尔你们不开车出门的时候多么?几位对望了一眼说,没有…… 当然,纳什维尔还有两个更出名的东西:南方食物和音乐。 纳什维尔爱自称为Music City,讨厌被叫做Nasvegas,在这里音乐是非常神圣的一件事情,几乎所有的景点都与音乐有关。比较有名的Music Row是很多唱片公司的所在地,Downtown的Broadway上面则满是Live music bar。 更神奇的是,任何一个bar里面传出来的音乐,就没有不好听的。 在这里的最后一晚,我跟几个朋友找了一家有现场表演的酒吧,台上四把吉他原创歌曲唱了整整一晚,我开玩笑说这几个随便挑一个上中国好声音或中国好歌曲估计都是四转选手吧。 当然更让我感受深刻的就是,音乐在这里就是一个普通职业,没有什么明星光环,大家就是普普通通地写写歌唱唱歌喝喝酒挣点房租钱。所以这里的音乐,也更多地有关生活。 然后就是食物了,一般来说从纽约出来的人很难对美国其他什么地方的食物格外感兴趣的,但是正宗美国南方菜的诱惑于我来说还是挺大的。炸鸡,烤猪排,玉米面包,Biscuits,简直就是胖子的必修课…… 所以三天的旅行,去之前我就在Google地图上收藏了14家餐厅。 但是这个旅行计划中最大的一个bug就是,南方菜的分量太大饱腹感太强了,以至于三天里我有两天因为午餐吃太饱而没法吃下晚餐,白白损失了两次机会,其中最最最可惜的就是,直到最后也没吃成著名的Nashville Hot Chicken…… 不过很幸运的是,我还是尝试了Monell’s和Barista Parlor。 Barista Parlor,当地人喜欢简称为BP,可以这么说,BP就是纳什维尔小资界的逼格担当。 不同于纽约各种窝在老破楼里的特质咖啡馆,BP在Germantown的店是一个大车库,咖啡师的吧台在正中间,客人的桌椅在四周围一圈,柜台之间也没有明显的隔断,事实上我第二次去的时候,就不小心走到人家的吧台后面去了…… Germantown的这家店,周中去的话人很少,整个店里通风特别好,咖啡师做咖啡跟网络上评价的一样慢,但是单品咖啡加上正经的做法,还是很让人期待的。以至于我一天之内去了两次,分别点了招牌的Burbon Vanilla Latte和传说中5刀一杯的黑咖啡:DareDevil。我能理解为啥本地人会觉得他们家的价格比较荒诞,但作为一个咖啡爱好者来说,我非常满足。 最后要说说Monell’s,同样是在Germantown,这家餐厅的特点是全套的南方体验。这家餐厅坐落在民宅区里,入口处的小院打理得非常精致。进去之后,里面大约有3-4张能够坐10个人的大餐桌。在他们家就餐的方式是由服务员安排素不相识的人围坐在一张餐桌上,然后连续地上菜,每种都是大碗的家庭装,桌上的所有人需要通力协作,自己取食,然后把菜往左传给下一个人。这种非常南方大家庭的就餐方式可以说为这家餐厅增色不少。 在这边就餐并不需要点菜,因为每天的菜是预先安排好的,当然都是非常正宗的南方食物:铁打不动的炸鸡,时不时供应的炸鱼和BBQ,肉汁土豆泥,Biscuits,玉米面包,煮蔬菜,煮豆子。完全算不上健康的食谱,但是确实非常温馨加好吃。当然也非常容易吃撑,因为食物不停地上不停地上,就像每次回老家过年一样。 更赞的是,无论你吃多少,结账的时候都统一价,人均14刀,简直良心。 当然,唯一的限制是在这里就餐的时候因为需要团队协作,是不允许吃饭的人打手机的,我想现在的家庭聚餐,很多长辈也会想这么规定吧。 最后分享一下我做旅行计划用的 Google Personal Map。用Google Maps做了几年的旅行计划,不得不说,结合Foursquare和Yelp以及Reddit,还是挺好使的。